#终于到08啦~

#这张字数有点少,想了想与其可以凑够数还不如下一章写长点

#前章戳我

#目录戳我


#勇利居然真的做出了决定……!




08

 

他真的害怕起来。

 

且不提比赛当中可以营造出的那种氛围和性格,勇利本身并不善言辞、不擅于辩解,被责问的时候会手忙脚乱,以至于当他听到尤里说完这种话之后,他并不能立刻想出什么听起来足够让人接受的谎话。

 

尤里就在自己面前,挑衅的举着手里蔫哒哒的花朵、一如他们的第一次接触,尤里离他很近、伸出一根手指指着他的鼻子。勇利心虚到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睛,只好低着头看着自己穿着黑色绒靴的脚。

 

“喂…你别不说话啊?”尤里显然等不及了,他看起来迫切地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。

 

“我……尤里,这件事情,我会和你解释的,但是…”勇利努力的措辞,他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——搪塞过去。

 

“…但是时间已经不早了,我想我们还……”

 

“你又在给我装傻了。”

 

虽然注意到这次勇利没有叫自己尤里奥,可尤里并没有打算把这个事情妥过去。

 

他总是有预感,虽然他没有对别人说过、当然也不是每次预感都会成真。可这次他看着眼前这份猪排饭吞吞吐吐,他就知道这人心里一定有事。

 

本来他没想过那么多的。

 

看见花从勇利身上飘下来也不过是一刹那的事,他不过是在回了勇利家之后、在换鞋的时候,那时候勇利急急忙忙跑去厕所,正和维克托说话的自己无意间一抬头,就看到一抹粉红从胜生勇利带着的、维克托的围巾里漏了出来。但他没说什么、没告诉维克托,趁着维克托拐进了客厅就悄悄捡起来藏在了衣服里。

 

他是这样一个看起来不亲不善的人,却又期待着和其他人建立起羁绊的感情。所以他想这可能会成为他和猪排饭的秘密吧,悄悄问问他好了,却不想这其中还真有什么故事。

 

眼下自己的话又让勇利露出了无措的表情,尤里也觉得莫名的别扭,他不喜欢这尴尬的气氛、于是稍微想得到答案的心情也知趣的烟消云散,于是他说:“算了…你不想说算了,我也没那么想听。”

 

此话一出勇利的表情变得复杂,他看起来像是松了一口气,却又像是有点失落。可尤里不会再说什么了,“走吧。”

 

说完他也不理勇利,掉头就打算往回走,却没想到勇利又开始说话了。

 

“我一定……一定会告诉你的,可是,不是现在。”

 

此话一出,尤里有些诧异的回过头去,正好对上勇利坚定的眼神。

 

 

……

 

 

两人一番折腾过后回到勇利家中,理所当然地看见维克托已经换好了胜生乌托邦的暗绿色浴衣,斜卧在桌前看电视。维克托看见二人回来,抬起一只手跟他们打招呼。

 

两人没说什么,打了个招呼就一起去洗澡。

 

 

 

尤里没来的时候,勇利和维克托会一起淋浴,然后直接泡到露天的温泉里,尤里不一样、他喜欢木桶,所以他住在胜生乌托邦的日子里,基本都不会和那两个人一样去泡露天温泉。

 

可今天不一样。尤里破天荒地和勇利一起去泡了露天的温泉。

 

水温有点烫,但对于勇利来说正好。他把沾湿的头发向后拢去,这些头发又纷纷掉回他的额头。

 

尤里在他旁边泡,二人下水的时候发出舒服的叹息声。

 

自从刚才路上尴尬的处境之后,两个人就找不到什么话题,虽然一起来洗澡,但其实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

勇利犹豫,刚才在路上有好多次他都想把这件事情告诉尤里。可当他张开嘴他又害怕起来,或许自己不该说?如果自己说了,按照尤里的脾气,说不定很快维克托就知道了。可要是不说……

 

要是不说,他也永远不会和别人提起,他会把这份秘密深埋心底,埋到他因为吐花而死。

 

“喂,猪排饭。”

 

尤里突然发声,勇利不由自主地向他的方向看。这时候尤里肩膀一下都泡在水里,脸颊因为热气蒸得泛红、唯独那双蓝色的眼睛,透过雾气直视着自己。

 

“你要是想说什么就说,我不会多嘴的。”

 

勇利被他这么一说也愣住了,呆呆地望着那双眼。

 

看着勇利迷迷糊糊的样子,尤里突然一咬牙,从温泉的另一边站起身、朝着勇利的方向走了过来。

 

“而且我说!刚才这一路你都是这个呆子一样的表情!你到底是怎样?真叫人不爽!”

 

“我……”

 

 

 

 

……

 

 

 

 

“我说。”


评论(10)
热度(240)
© Azu/Powered by LOFTER